管控区的“生命城堡”

文 /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钢 张豪

图、视频 /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汤铭明 梁喻

视频制作 /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陶奕燃

" 这个肾衰竭病人又是一名密切接触者,我们要做好防护,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"6 月 13 日凌晨一点,在 120 急救车上,出诊医生刘韬这样关照着同行护士程榕。

自 6 月 3 日荔湾区南片区实施管控措施以来,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医院(广州市慈善医院)(以下简称 " 芳村医院 ")作为片区内唯一一家综合性三甲医院,按照上级的部署,承接起片区 120 急救出车以及急危重症收治的任务,急诊出车量因此暴增至平时的四至五倍。

急性脑卒中、急性心肌梗死、急性消化道出血、急腹症、重症感染、多脏器衰竭……每天,芳村医院的医护人员,既要做好足够完善的防护,又要上演 " 生死时速 ",对这些急危重症患者进行抢救。其难度,可想而知。

医院超负荷运转,医护人员不惧艰险,他们,构筑起了疫情管控区里的 " 生命城堡 "。

记者在现场首例:肾衰竭阿婆又是密接患者

12 日晚至 13 日凌晨,羊城晚报记者跟随芳村医院急诊医生,现场直击了紧张的出诊行动。

" 叮叮叮…… "6 月 12 日晚 11 时 35 分,在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医院急诊人员临时休息室,一通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打破了这里暂时的宁静。

120 急诊医生刘韬从朦胧中惊醒,立刻从床上爬起来。

" 喂,急诊科您好,现在需要出车吗?"

" 是,东沙街有一个密接的病人,胸闷、呼吸急促,请马上发车!"

接完电话,刘韬和两位队友小跑来到隔壁的换衣间,穿防护服,戴 N95 口罩、手套、鞋套、护目面屏……不到 5 分钟,他们已全副武装完毕,风驰电掣般上了救护车。

出发,目的地东沙街东塱社区蔗基大街。

在救护车上,刘韬并没有闲着,他一边和病人那边沟通确定具体位置,一边了解一下病人的最新情况。

由于疫情,不少社区封路,再加上是城中村,小路多而复杂。原本 15 分钟的路程,走了 20 多分钟。

约凌晨 0 时,救护车抵达东沙街东塱社区蔗基大街路口,救护车无法进去,刘韬和队友便急忙带上一个药箱、一个便携式担架,一袋氧气包下了车。

萍姨家住 4 楼,没有电梯,为了节约因路程而耽误的时间,刘韬和队友一路小跑上楼,冲到萍姨家中。

" 阿姨哪里不舒服?"" 肾透析有多少年了?" 见到萍姨,她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,刘韬一边问,一边连忙和队友给萍姨量体温、测血氧、血压,吸氧……

" 血压 180/91"" 体温 36.7 ℃ "

" 出现胸闷呼吸难受,很可能跟血压升高有关系。" 刘韬说,随即跟诊护士从药箱里拿出一片降压药,递给萍姨吃。

在吸了氧、吃了降压药后,萍姨的症状渐渐地好转,血压高压值也由原来的 180 降到了 140。但萍姨最紧迫的事是要做肾透析," 我希望今晚就要做肾透析。"

原来萍姨四年前就开始患有肾病,一直在家附近的医院做肾透析。疫情期间,由于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丈夫和儿子都已去集中隔离点隔离,自己由于要做肾透析,只能居家隔离。而眼下自己需要做肾透析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而平常去的医院正在做消杀工作无法安排。

" 由于省中医芳村医院的肾透析已经约满了,经过多方沟通,最终协调萍姨第二天去了广钢医院做肾透析。" 刘韬说。

约凌晨 2 时,刘韬和队友们在确认萍姨症状缓和很多,没有生命危险后才返回医院。

在经过严格消杀流程后,他们,将等待新的急救任务。

" 生死时速 ":病人哗啦啦呕血

" 生死时速 " 般的急救,每天都在芳村医院的急诊科发生着。这里医护人员的时间是以秒来计算,多耽搁一秒钟,可能一条生命就会失去。

" 那一天,一个消化道出血的病人,接到医院后,下车时哗啦啦吐血,足足有两三百毫升。" 急诊科医生郑杰超说。

没有核酸检测结果,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病患有没有新冠传播的风险。

但是生死之间,又不容丝毫踌躇。

紧急打通静脉通道,十分钟后,这名病人就被送往相关科室进行治疗。

没想到的是,还没等医护们喘口气,又有一名消化道大出血患者被送了过来。

同样没有核酸检测结果。患者已经神志不清,失血量大,血容量不足,随时有生命危险。

扩张其血容量,保证重要器官的供血,终于,这名 80 多岁患者的情况逐渐稳定。

此时,身着防护服的医护们,都已经全身湿透。

急诊科护士郑婷回忆道,有一天,她作为 120 值班护士,出车接回了一个抽搐失去知觉的患者到医院。此时,恰好发热门诊有一个支气管哮喘病人需要做插管。为节省时间,还没有脱下防护服的她就被征召过去完成呼吸机插管。当她回到急诊时,那名抽搐病人被确认为肺癌转移引发,同样需要进行气道插管。

就这样,在短时间内,郑婷就完成了高强度、高要求的两次插管。

面对急危重症救治工作,芳村医院重症监护室同样在紧张运转中。

"ICU20 张病床已经满员,留观区 24 张病床也已经满员,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满负荷工作。" 重症监护室主任韩云向记者介绍说。在他身后的治疗室内,医护人员们正在紧张地为一名脓胸病人做 ECMO ( 体外膜肺氧合)手术,改善呼吸衰竭。

这名病人,由于脓胸及合并感染性休克、多器官衰竭、凝血功能紊乱、呼吸衰竭,必须要上 ECMO 这一高难度的生命维持设备,才能改善其呼吸,将他从生死线上拉回来。

要兼顾防疫和急危重症病人救治

芳村医院副院长杨志敏说,在特殊的疫情情况下,面对急救病人,首先要排查其有无新冠风险,然后才能进行专科分流,在设立发热门诊之外,医院专门设立了留观病区,目的就是辨识急危重症病人新冠风险。

杨志敏副院长

" 从医院角度来说,防疫是第一位,同步要考虑对于急危重症病人的救治。"

急诊科主任覃小兰则说,面对急危重症病人抢救时,往往会遇到没有核酸检测结果的情况,既要贴身抢救这些生命体征不稳定的病人,还要按照疫情防护的要求来开展工作。

在人员调配上,芳村医院进行内部的整体调动,将住院部、消化、内分泌等科室人员尽可能地调往急诊和发热门诊,由急诊科派出骨干带队,以老带新的方式,形成有战斗力的团队。

" 队伍是新建的,病情是未知的,只要病人情况不确定,都要到发热门诊来进行筛查。对于团队来说,是精神和心理上的磨砺和考验。" 覃小兰说。

" 疯狂 " 解决各种问题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杨志敏用了 " 疯狂 " 两字来形容医院的工作状态。

她说,在实施管控后,面对大量的问题和难题要去解决。病区的布局、人员的调配、流程的再造、在院 400 多名人员的吃住、物资的保障……医院领导层都在 " 疯狂 " 地去解决这些问题,一天三次会议,解决各种问题,理清各个环节,当场拍板。

" 疯狂开会,疯狂决策,高速运转。" 杨志敏说。

芳村医院迅速建立起了新的收治流程。将院内资源优先调配给发热门诊和急诊,设立过渡病区进行缓冲承接,在符合三天两检、核酸阴性等前提条件下,再将病人转入专科病房。

在过渡病区,医生在凌晨一点多钟为未排除新冠肺炎的患者做床边紧急胃镜

同时,芳村医院还在尽可能的腾挪出足够的床位进行收治。杨志敏说,按照每天收治 25 至 30 名病人来计算,全院剩下的床位很快就会满员,同时,设立留观区等也将占用一定的病床资源。因此,医院也在想尽办法来腾挪医疗资源。对于已经治愈,并且家住芳村片区的,由医院派专车将其送到家属可以接的地方。

每天,杨志敏都要计算,医院还有多少病床,能够容纳多少新收病人。

" 我们就好比是管控区里的一栋‘生命城堡’,急危重症患者的生命得依靠我们去救治,我们必须全力以赴。" 杨志敏说。